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江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正文

檢察官以案說法之《回家之路,安全第一》

發布時間: 2019-01-08 11:12:09   作者:成都檢察   來源: 本站原創   瀏覽次數:

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檢察官說法”。今天參與說法的檢察官是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檢察院案件管理辦公室檢察官竇靜華。她將在節目中為聽眾朋友權威、深度解析案件,解讀法律、法規。接下來就跟隨我走進今天的檢察官說法。

情景劇片花:非法設立客運站點、從事“黑車”運營或許能夠帶來一時的收益,但等待著他的永遠是法律的制裁。你正在收聽的是檢察官說法——《回家之路,安全第一》。

過年能夠回家和家人團聚,分享一年中的辛苦和快樂是很多人的愿望。回家的路途中大家可謂是歸心似箭,但您有沒有想過,您回家時乘車的地點是否是正規站點?能否在國家規定的長途客運站點外乘車?白條車票和站內正規購票相比,是否更劃算?乘坐“黑車”有沒有什么隱患?

我們來看這樣一件案件:

2012年5月25日,坐落于我市城北、運營多年的荷花池車站關閉,所有班線整體遷往成都國際商貿城臨時客運站運營,原荷花池客運汽車經營許可證注銷。從這時起,旅客就無法在荷花池汽車站乘坐長途客運汽車了。可是本案的被告人馬剛(化名)等人利用部分群眾不知情的情況,伙同魏勇、傅軍(化名)等在已搬遷的成都市金牛區荷花池汽車站原址附近擅自設點,在未經國家主管部門批準的情況下,經營成都至西昌的長途汽車客運線路。

同時,這條線路的非法運營人員還有另一個以楊廣(化名)為首的團伙。馬剛、楊廣兩方經過共同協商,約定好了每日從成都至西昌非法客運線路的票價,利用和正規客運中心售賣的車票差價牟取利潤,從事非法盈利活動,非法經營額達48余萬元人民幣。

不僅如此,為了招攬客源,馬剛和楊廣的團伙曾經多次在原荷花池汽車站停車場外持械斗毆,或是威脅、恐嚇旅客,不允許旅客乘坐對方運營的車輛,并且不論是否屬于接送親友臨時停靠的車輛,只要在該處上下客的司機都會被馬剛、楊廣等人隨意進行辱罵。

2013年4月9日,馬剛等人因客運汽車的運營糾紛將被害人李華(化名)的大客車在路上攔下,用準備好的棍棒砸壞客車玻璃和客車大燈,直接趕走乘車的旅客。之后,馬剛被金牛區法院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而被判處緩刑的馬剛非但不思悔改,2016年又在廢棄的荷花池車站擅自建立站點從事非法經營客車業務,到其站點的大巴司機稱在馬剛處拉客后,就不能再到楊廣處拉客,否則會被報復。

2017年,民警成功擋獲了楊廣團伙,2018年初,民警在金牛區荷花池汽車站附近設置的站點將馬剛團伙也一舉抓獲。

本案中,馬剛非法經營黑車的行為被認定為非法經營罪,等待他的必定是法律的嚴懲。

 

(我是檢察官竇靜華,走近你身邊,評說法律熱點問題,權威、深度解析法律、法規。檢察官在你身邊。)

 

(竇靜華錄制)歡迎大家收聽檢察官說法,我是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檢察院案件管理辦公室檢察官竇靜華,今天將由我為大家解析這起非法經營案件背后的法律問題。

(女聲)《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違反國家規定,有下列非法經營行為之一,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未經許可經營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專營、專賣物品或者其他限制買賣的物品的;
  (二)買賣進出口許可證、進出口原產地證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經營許可證或者批準文件的;
  (三)未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批準非法經營證券、期貨、保險業務的,或者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的;
  (四)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

 (竇靜華錄制)上述四條當中并沒有說到非法設立客運站點這一行為,那么馬剛非法從事長途車運營是否構成犯罪呢?

根據2010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七十九條第八項,從事其他非法經營活動,個人非法經營數額在5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在1萬元以上的構罪。

現有司法解釋雖未將非法客運經營活動認定為非法經營,但在《刑事審判參考》第1121、1122號指導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已明確認定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而集合社會車輛對不特定旅客招攬生意、拉客的行為違反了國家規定,屬于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并提出打擊范圍:“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主要是針對非法營運的出資者、組織者和主要管理者,特別是要打擊那些欺行霸市、采取非法手段裹挾國家行政執法人員,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從事非法營運的團伙和人員。” 因此本案設立客運站點營運黑車的行為一旦滿足前述入罪條件,即可認定為非法經營罪。而根據馬剛團伙成員的供述,馬剛系客運車的出資者且系原荷花池車站站點的主要管理者,符合非法經營客運的的犯罪主體。從2016年5月至2018年1月案發,馬剛在廢棄的荷花池車站設置站點,并集合自己的旅游大巴和數輛無班線資格的車輛,對成都到西昌的不特定旅客招攬生意、拉客,個人非法經營數額在5萬元以上,構成非法經營罪。

如今又到了一年一度春運時,在爭分奪秒買票回家的同時,您是否真正了解黑車呢?

所謂黑車,即是沒有在交通運輸管理部門辦理任何相關手續、沒有領取營運牌證而以有償服務實施非法運營的車輛。判斷一輛客運車輛是否是黑車,主要看以下幾個特征:

一、發車時間浮動,等客車滿載才出發。如果您在長途客運站、火車站外聽到過:“走不走?到西昌,到遂寧。”、“上車就走”,等等類似的吆喝,那么根據這些攬客吆喝,您基本就可以確定它是黑車了。

二、超載、隨意加座。超載的危險性自不用說,要提醒大家的是孩子、嬰兒也應算作一名乘客。如果一輛載客45人的客車,乘坐45名大人加1名小嬰兒也是不被允許的。

三、無售票亭,無正規上客點。本案中馬剛團伙分工明確。他們在荷花池汽車站外一家面館的位置擺放一張攬客的小桌子,車站的串串把要到西昌的乘客帶到該收客點,由馬剛給乘客發一張白色便簽紙,即“白條車票”,再在上面寫上數字用來代表第幾個客人,以此統計乘客數量。之后就安排乘客在面館旁的兩個棚子下面等車,等人數湊夠了以后,再帶乘客到荷花池停車場上車。

四、票價可商量。客運站出售到西昌的車票標價為190元,到攀枝花為260元。馬某等人運營的車輛到西昌僅收100元,到攀枝花收150元。一些乘客認為馬某等人的票價便宜,便選擇乘坐了黑車。

乍聽上去黑車發車時間靈活、票價便宜,但是,乘坐黑車真的劃算么?

您要知道,黑車沒有固定的組織機構管理,常常為了省錢不去購買營運車輛意外險,不會為乘客承擔意外傷害保障。乘坐黑車的乘客上車沒有經過安檢措施,可以攜帶易燃易爆物品上車;駕駛黑車的司機未經過交通主管部門考核等級,身份復雜、素質參差不齊,一旦發生交通事故,乘客往往索賠困難。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一條規定,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如果公民出行明知是黑車仍然選擇乘坐,法官在對事故發生的原因及行為人過錯程度進行一定確認的情況下,會要求有過錯的公民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這樣一比較,您還覺得為節約一些車票錢而選擇乘坐高風險的黑車值得么?相信您會做出明智的判斷。

祝愿您回家的旅途一路順暢,做到主動抵制乘坐非法運營車輛,不給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機,更不要因為貪一時便宜而搭上自己的人生及家人的幸福。

聽眾朋友們,這次的檢察官說法就到這里,我是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檢察院案件管理辦公室檢察官竇靜華。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配资业务员月入十万 炒股视频 炒股软件有哪些 2014年上证指数预测图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类似淘股吧的其他论坛股票高手论坛 黑马股票推荐2017 科大讯飞股票分析论文 广融在线理财平台